读古人家训 建生态家庭

  •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胡有清
  • 发布时间: 2017-12-01
  • 阅读次数: 12942

生态文明建设关系千家万户。提高全民生态文明意识,家庭作为最基本的社会设置之一,应该也可以充分发挥重要作用。中国传统家训凝聚了古人修身齐家的丰富思想,其中不少内容对于今天生态家庭的建设具有重要的启示。

一是“勤”与“俭”。

勤俭思想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尚书▪大禹谟》中就有“克勤于邦,克俭于家”的说法。“勤”在古代家庭生活中往往体现在耕读生活两方面。古人把农事视为根本性的家事之一,汤显祖《望耆儿二首》中强调“闲游不是儿家业,大好归来学种田”。曾国藩给四弟曾国葆信中提出的“书、蔬、鱼、猪,早、扫、考、宝”治家八字诀中,“蔬、鱼、猪”(种菜、养鱼、养猪)属于农业生产活动,“早、扫”(早起、扫屋)属于日常生活习惯,这些都体现了“勤”的要求。“俭”被古人奉为“守家第一法”(叶梦得《石林治生家训要略》),颜之推的《颜氏家训》引用孔子的话“奢则不孙,俭则固;与其不孙也,宁固”,要求家中子弟通过自给自足的农耕生活“躬俭节用,以赡衣食”,并做到“施而不奢,俭而不吝”。这方面的家训,有的提倡对物的珍惜:“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朱伯庐《治家格言》);有的赞赏俭朴生活的乐趣:“器具质而洁,瓦缶胜金玉”(朱伯庐《治家格言》);有的强调保持俭朴的不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司马光《训俭示康》);有的指出奢靡的危害:天下之事常成于困约,而败于奢靡(陆游《放翁家训》);不少家训还常提及和分析那些因奢侈而导致家庭衰败甚至引来杀身之祸的事例,感叹其“枉道速祸”、“败家丧身”(司马光《训俭示康》)。勤俭在古代偏重于修身的道德修养要求,“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诸葛亮《诫子书》),而现代除了修身要求以外,更与节约资源、保护环境相联系,虽然二者外延有别,但古人的勤俭思想于今仍有很好的借鉴意义。

二是“养生”与“修身”。

古人家训中包含了丰富深刻的养生经验,其特点是同修身紧密结合,强调要实现身、心两方面的健康。清代张英把“致寿之道”归纳为“慈、俭、和、静”,认为此四者比“服药导引”更利于长寿(《家训辑览》)。他提出的养生六“慎”,即谨嗜欲、慎饮食、慎忿怒、慎寒暑、慎思索和慎烦劳,也多与修身养性紧密关联。曾国藩强调“勤则寿,逸则亡”而康熙皇帝则将节俭与养生联系起来:“俭约不贪,则可以养福,亦可以致寿”(《庭训格言》)。古人重视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如颜之推肯定:“爱养神明,调护气息,慎节起卧,均适寒暄,禁忌食饮,将饵药物,遂其所禀”;曾国藩说:“养生之道,当于‘食眠’二字悉心体验”,他还以习字、弈棋作为调节身心的手段。古人也肯定体育锻炼的作用,如颜之推主张“早朝叩齿三百下为良”,曾国藩推崇“行步常勤,筋骨常动”,教育子弟每天“饭后千步”、“习射有常时”等,都是适用而又简单易行的健身方法。值得注意的是,对于疾病,不少家训都强调自然调养,对药物取谨慎态度,如颜之推提出“凡欲饵药”,“但须精审,不可轻脱”,以免“为药所误”;曾国藩主张“治身当以‘不药’二字为药”,他给儿子曾纪泽的信中说:“尔虽体弱多病,然只宜清静调养,不可妄施攻治。”至于滥用补药补品他们则更为反对。

三是“田园”与“自然”。

古人深受“天人合一”观念的影响,重视在与自然山水的接触和亲近田野的耕读生活中怡情养性健身,同时也获得家庭生活的乐趣。由于受交通条件的限制,古人不可能像今人这样周游天下,所以他们往往更重视自家田园的建设与经营。张英说:“人生不能无所适以寄其意。予无嗜好,惟酷好看山种树。”“手种之树,开一花结一实,玩之偏爱,食之益甘。此亦人情也。”正反映出寄情于自家风景的乐趣。

随着人类经济社会生活的发展,现代社会的自然资源和环境保护问题日益突出,这些都是古人所不可想象的。在践行绿色发展理念,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过程中,努力使衣、食、住、行、游等方面都向勤俭节约、绿色低碳、文明健康的方式转变,家庭的作用不可小觑,推动生态家庭的建设自有其特殊的意义。古人家训文化中所传递的众多经验与智慧,无疑值得我们体味和借鉴。(胡有清)